策略操縱人工智能 隱形冠軍致勝關鍵
2017年05月25日
公企中心主任 苑守慈

瑞士銀行最新研究預測,2030年人工智能在亞洲所創造的經濟價值可高達3兆美元。因應未來全球AI驅動經濟的發展,宜跳脫單純考量人工智能技術的框架,聚焦終端顧客的需求,前次專欄中筆者已提出一個產業企業於AI驅動經濟定位的分析架構(圖1)。

圖1:台灣隱形冠軍於AI驅動經濟定位分析架構的數位策略發展方向(即前右上方咖啡色點)  Source:(Yuan, 2017)
圖1:台灣隱形冠軍於AI驅動經濟定位分析架構的數位策略發展方向(即前右上方咖啡色點) (Source:Yuan, 2017)
 

該定位分析架構是由三個構面來思考。第一個構面(meaning value)以人類意義價值、終端顧客為思考主軸,即以顧客會喜愛的意義價值為考量(由單純的產品服務功能面;漸進至有溫度與情感的意義價值)。

第二個構面(business model priority)以商業模式現有的優先階段為考量重點(從單純的降低勞動成本;漸進至發展更優質的產品服務,能以更高的價格販售給當前的目標市場;漸進至設計新的產品服務,開發新的市場)。

第三個構面(value ecosystem autonomy level)以價值生態系統(價值網絡)實踐意義價值所採用的自動化等級來思考(從單純的使用勞力來操作機器裝置;漸進至使用智能硬體/軟體自動化取代部分勞力;漸進至使用區塊鏈為基礎的分散式自治組織 (DAO);漸進至使用深度人工智能來最適化分散式資源與組織配置)。本次專欄將針對中小企業隱形冠軍的人工智能數位策略提供發展建議(如,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

為何聚焦探討中小企業的隱形冠軍呢?隱形冠軍企業通常居於全球市場地位前三名,但大眾知名度低。隱形冠軍企業的特性包括有(圖2):領導人具高度理想性格,能領導企業具備深度並專注的特長,以及在產業價值鏈中找到企業本身不易被取代的競爭利基。且能貼近客戶發掘潛在的需求與創新,並將之具體實現。雖然專注與專業化的市場規模較小,然而透過全球化的互補性可擴大其市場規模。

圖2:隱形冠軍企業的特性 Source: (Simon, 2015)
圖2:隱形冠軍企業的特性(Source:Simon, 2015)

台灣隱形冠軍所面對的挑戰包括(理財周刊):(1)隱形冠軍在價值鏈中通常是依附他人而存在,像是蘋果概念股及特斯拉概念股等。只要當客戶營運不佳或進行供應鏈管理(例如,蘋果增加供應商來壓低零組件價格),則可能喪失原來產業價值鏈的競爭優勢。(2)當一個產業價值鏈的市場大到某一程度,就會引來其他國際廠商的參與投入,進而陷入紅海市場。因此,台灣漸漸僅剩一些位於市場總產值規模不大但能切入利基型產品的隱形冠軍,因國際野心大的企業不以為意,反倒可享有高毛利與寡占者的優勢。

另一方面,中小企業是台灣經濟發展的核心力量,也是台灣產業轉型的關鍵角色。台灣中小企業佔全部企業約98%,就業人口則佔全部企業約80%。同樣有佔比九成以上中小企業的德國,其出口比例98%來自中小企業(看雜誌)。瑞士是全球第十六大出口國,所倚賴的也是不需由政府補助的隱形冠軍(天下雜誌),其在精密儀器領域有近六成的企業是隱形冠軍(圖3)。

相較之下,台灣中小企業的出口額佔全部企業出口額的比例僅有15%,若包含對台灣大型代工廠的貢獻,則約佔 50%。因此,台灣中小企業隱形冠軍的多元成長與維持國際競爭性是一個至為關鍵的議題。若連結到《與珍雅各邊走邊聊城市經濟學》書中的理論,將台灣類比是一個大城市,城市應該是一個可以容納各式各樣獨特能力人士的地方。

這些獨特能力人士能讓城市成長、也讓城市滿足自己的需求,並能將舊類型的工作牽引出新類型的工作,因此新的產業能被孕育而生以補足舊的流失產業,並同時產生新的出口產業。各式各樣獨特能力人士即意旨各式各樣的中小企業成為隱形冠軍的多元發展。此不同於現今台灣出口大宗的代工產業,僅追求大量的規模經濟來降低成本。

圖3: 瑞士的精密儀器領域有近六成企業是隱形冠軍  Source: 瑞士信貸研究
圖3: 瑞士的精密儀器領域有近六成企業是隱形冠軍(Source: 瑞士信貸研究)

因應全球未來AI驅動經濟的發展,此時正是台灣隱形冠軍(或潛在隱形冠軍)來強化其創新、品質、速度與客戶服務的關鍵時刻(即圖4右上方的隱形冠軍關鍵競爭元素)。由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此階段的強化將能使台灣隱形冠軍從原點(或稍高於原點)至少到達至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

圖4:隱形冠軍產業的競爭元素 Source: (Simon, 2015)
圖4:隱形冠軍產業的競爭元素 (Source: Simon, 2015)

在運用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之前,我們應先了解什麼是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一般而言,一項人工智能自動化的任務是由數據、預測、判斷和行動所組成(圖5)。預測是自動化的輸入,人類判斷能力是對預測的補充,以用來決定適當的行動與產生所期望的結果。成功的自動化尚需裝置參與數據資料的收集並進行數據分析及預測,如果預測成本因人工智能的進展而下降,且決定適當的行動所依賴的人類判斷需求可下降且快速(或甚至不需要),則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的需求將會再提高。

圖5: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的根本邏輯 Source: (Agrawal et al., 2017)
圖5: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的根本邏輯 (Source: Agrawal et al., 2017)

因此於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中,隱形冠軍可由設計其企業的意義價值出發,而後思考實踐該意義價值所需的人工智能數位策略與自動化等級,並定義出強化其創新、品質、速度與客戶服務的相關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即代表一個以顧客為思考主軸,設計出顧客會喜愛且稍有溫度的意義價值,並使用智能硬體/軟體來協助執行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以發展更優質的產品或服務。

以GE Aviation為例,過去曾陷於事業營收低潮,但現今則是世界領先的商業/軍事/通用航空噴氣、渦輪螺旋槳飛機發動機與零件的供應商(圖6)。

關鍵轉折點在於GE Aviation企業重新定義其意義價值 - GE Aviation所銷售的是承諾信任與飛機運行時間,而非僅是飛機發動機。對於航空公司客戶而言,GE Aviation提供客戶更優質的產品與服務,最大限度地減少客戶飛機的維護負擔,同時幫助實現最大化客戶機隊的使用效率。GE Aviation以“Power by Hour”的營運方式,將航空公司客戶的風險轉移給GE Aviation,從而降低航空公司客戶的財務與運營不確定性。

圖6:GE Aviation發動機   Source: geaviation.com
圖6:GE Aviation發動機 (Source: geaviation.com)

GE Aviation為實踐該意義價值所需的相關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對於客戶而言,GE Aviation將發動機保養與維護轉變為一個可預測的世界。預測可針對客戶機隊,或是引擎,甚至是個別零件。利用IoT裝置監控蒐集數十萬種不同的設備與數萬台發動機的實際數據,並利用智能軟體來分析預測其所有客戶約35,000台發動機潛在的發動機中斷。為了減少對飛機運行時間的影響,這些預測輔以人類判斷來決定適當的操作行動。GE Aviation集結裝置監控、智能數據分析預測、分析儀表板、操作工作台、支持移動操作等業務流程與系統(圖7),以實現其銷售的是承諾信任與飛機運行時間,並達成其強化創新、品質、速度與客戶服務。具體體現圖1前右上方的咖啡色點。

圖7:  GE Aviation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 Source: sogeti.com
圖7: GE Aviation人工智能自動化任務(Source: sogeti.com)

因應全球未來AI驅動經濟的發展,近來提出台灣應該組成全球最完整的機器人產業鏈的訴求聲浪不斷,如發展機器人產業鏈中的硬體元件(如機器手臂、骨架、夾爪、感測器、控制器等),或是軟體元件(如語音、影像、虛擬助理等)。然而,除發展上述機器人產業的硬軟體外,筆者認為台灣產業結構轉型的關鍵角色,即為各式各樣的中小企業隱形冠軍(或潛在隱形冠軍),其若能學習GE Aviation以AI驅動經濟的定位分析架構,由原點(或稍高於原點)朝向圖1前右上方咖啡色點努力,在可見的未來,我們將能目睹台灣各式各樣、具獨特能力的隱形冠軍創造出多元發展的出口產業。筆者深切期待。(本文作者苑守慈為政大公企中心主任)

(本文來源中時電子報)